瓯网首页 | 专题首页 | 活动介绍 | 报名投稿    作品欣赏 | 奖项设置 | 比赛流程 | 参赛要求
 

他的路 (青少年组)

考试结束,我拉着行李回到家中。阳光很好,奶奶坐在后院织毛衣,她说,孩子,回来啦?你爸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打个电话吧。想想已是许久没有和他联系了,便拨了号码。电话里传来他低沉的嗓音,说了几句,便说,爸挺忙。晚上再打。我望着手机显示的通话时间,1分30秒。父亲一直都很忙,但我从来没怨过他。

妈妈盛好饭,我摆好筷子。一家人就开始吃饭了,除了父亲。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问。妈说,大概要等到年三十才回来呢,生意忙,走不开的。奶奶夹了一块肉给弟弟,眼神像是被拉走很远,感慨着,哟!小鬼你可享福了,你爸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啊,早就出去卖冰棍卖香烟去了。我问,不用上学吗?奶奶看着我笑了笑,傻孩子,那时候哪和你们一样?那个时候啊……

那个时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父亲的少年时代。父亲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儿子。靠着爷爷奶奶卖菜谋生。但依然供不起三个孩子的学费。所以我父亲只读了四年的小学。十二岁那年就背着泡沫箱子在戏棚子里卖冰棍卖香烟了。挣了几块钱,买了一件马夹,自个儿乐呵。他很珍惜那件马夹。他知道了,人应该自食其力。再大一点的时候,他和几个表叔一起在村子找活干。几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烈日下奔跑。要有出息啊。读不了书,可要会养活自己。他们告诉自己。几个少年和师傅学泥瓦工。很快就能上手了。村子里很少有人盖得起砖瓦房,很多都是用石头砌起来的。父亲和表叔们就想去镇上找活干。都是徒步走过去的。脚下的皮肤早就没了知觉。红肿的水泡被挤破,皮肉和草鞋垫子粘在一起。就是到小河边洗洗脚,摘点草药嚼碎了抹上。到了镇上工地,靠在沙堆上就能睡着。太阳地下,背上被阳光掀去了一层似的火辣。受伤的砖瓦活却没停下来过。少年们也苦也累,可不做就得挨饿。干活赚钱是那时唯一的出路。饿了的时候,父亲就掏出烧饼和几个表叔分着吃……

你爸呀,很能吃苦,心里苦但从来不说。奶奶又盛了一碗鸡汤给我,说道……

十八九岁的时候,他跟着舅公去了福建做木工。做了好些年罢,有了些存款。二十三岁那年就回到温州老家。娶了我的妈妈。从此,他不再是为了养活自己,而是一个家庭。他和母亲去了江西闯荡,开了一家鞋店。那时他太年轻,是第一次自己开店,吃了哑巴亏。离开江西,到安徽的时候已是身无分文。他们人生地不熟,只得硬着头皮走下去。四处打零工来糊口。摸爬滚打又是几年。终于摆了个摊子卖起了皮衣。算是个小生意了。那时我已经五岁了。只是记不清为什么父亲又带着我和妈妈离开了安徽。

记得最清楚的,是在贵州的艰苦岁月。因为那时我已经开始记事了。最开始父亲还是决定卖皮鞋。那是贵州省贵阳的一个小县城——瓮安。北方的冬天是干冷的,每到赶集的日子,城里会来好多乡里的人。记忆里的画面,每次想起,总会扯紧我的每一根神经。父亲把皮鞋绑在一起,脖子上挂着,左手举着,右手拿着扩音喇叭站在高台上叫卖:皮鞋!皮鞋!温州皮鞋!走过路过都不要错过啊!我放学回家,在熙攘的人群里,父亲是突出的那一个。寒风真的是像刀割一样,割伤了他苍白的脸。嘴唇因冻裂而流出的鲜血都已凝固,因他不停的叫卖而再次扯裂了伤口。我一直都记得。

父亲总说,囡囡,你要好好读书。不读书没文化,像爸爸这样会很苦的。父亲还说,我们温州人就是能吃苦。明白吗?我们都是温州人。虽然那时候还小,可是这些话,却从未遗忘,也不能遗忘。一次,爸爸坐在一堆皮鞋货堆里,暗自抹着眼角。我站在门口看见了,偷偷地笑爸爸这么大了还抹眼泪。十多年后的现在再次回忆,竟是想流泪的心绪。

在贵州时,父亲从事过很多生意。针织品、童装、牛仔衣裤。我十岁那年,父亲和几个同乡的老板一起投资了一家浴场。父亲很高兴,母亲也开心。一家人都觉得生活会有所好转。正好那时,我有个一个弟弟。可也是在那一年,父亲病倒了,做了一次手术。花了挺多钱。上帝的玩笑总是喜欢接二连三。浴场也是那个时候折了本。欠下了一屁股的债。那是父亲人生的最低谷。我觉得那一年的父亲显得特别苍老。

是最黑暗的日子罢,我的记忆那么深。父亲带着我们一家去了江苏姨妈家里。决定把我和弟弟送回温州老家。我是在山东和父母分别的。那年我十一岁。我哭着挣扎不要上车,父亲严厉地呵斥我。母亲流着泪说,阿囡啊,回温州吧,不用跟着爸妈四处奔波了,回去好好读书。

在我回到温州的这七里。父亲一直在外打拼。带着那些泪,那些汗,那些血,荣耀与耻辱,快乐和悲伤,在中国各地奔波。现在,父亲在河南落了脚,在那里的温州商会工作。还开了一些店面。有了车子,有了房子。他还是时常教育我和弟弟,要懂得忆苦思甜。人不能停滞,还要继续往前走。

妈妈洗了碗,吩咐我擦桌子。奶奶拿手帕擦了擦酒瓶子,“等你爸回来啊,喝这酒!”我顺着奶奶望去,看着墙上的那张全家福,低头不语。

也不知道在白纸黑字写了些什么。情到深处时也差点落泪。我的文采并不非凡。父亲的这条路,一路的艰辛坎坷,用这些单薄的文字呈现,倒显得力不从心了。温州人的双脚,即使被路途上的沙石碾磨得血肉模糊,却依然不肯停下来。有一句话,自己选择的路即使跪着也要走完。可是,我们温州人,别说是跪着,就算是爬也要在这条路上爬下去!这,就是温州精神,遍布全中国,以及整个世界。我们,是温州人!

浙江省文成中学  高二(10)班  

潘慧静

分享到:


报名方式:
1、邮寄作者信息及作品资料至温州市公园路105号温州日报报业集团1204室。邮编:325000
2、登录温州日报瓯网报名帖,跟帖并上传作者及作品电子文档资料。
3、通过新浪微博 @温州日报@温州市总商会,联系我们收取作者及作品资料。
4、将作者及作品资料发送E-mail至ow@wzrb.net
 
报名分组:
青少年组 - 温州大中小学生、各地温州商会温州子弟、海外温州商会温州子弟
成人组 - 世界各地温州人、关注温州的海内外各界人
 
报名时间:即日起至2013年1月30日
 
活动热线:0577-88869996
 
2013年2月2日18:45。 一架空客321飞机将从永强机场起飞,50余名四川籍在温州通用锁具有限公司务工的…
提起猪皮,温州人很自然地会想到皮革、皮鞋、皮箱的产销,也会联想到周万顺之流办皮鞋厂的大起大落、…
温州人,是一个勤劳智慧能吃苦的族群,他们用他们的智慧和拼搏创造一个个温商奇迹。温州人的足迹遍布…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 日报邮箱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1002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