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网首页 | 专题首页 | 活动介绍 | 报名投稿    作品欣赏 | 奖项设置 | 比赛流程 | 参赛要求
 

苏岳胜 在巴黎那段灰色的日子

《温州一家人》的热播,勾起许多温州人对自己创业经历的回忆。永嘉人苏岳胜对剧中曾似相识的场景更是感慨万千,尤其是他及其家人在法国巴黎那段铭心刻骨的记忆,时不时噩梦般浮现出来……

他是拥有轿车的首位温州农民

 

苏岳胜是永嘉县瓯北镇罗浮村人。

八十年代初,苏岳胜向农村信用社贷了一万元钱,购置了四台生产阀门的机械设备一一车床铣床,腾出自家那间住房,1983年5月1日,永嘉县石油设备厂便挂牌投产。苏岳胜自任厂长,妻子管内务,招聘了7名技工,厂子搞得有模有样。

1983年9月13日,苏岳胜登上从温州至上海的“喜鹊”号客轮,他心中一阵窃喜:首次外出乘坐“喜鹊”轮,是个好兆头,我肯定不虚此行。又从上海乘火车直奔黑龙江,他要在举世闻名的大庆油田接揽到大笔业务。天道酬勤,苏岳胜在大庆油田转了半个多月时间,他的农民的淳朴和锲而不舍以及合理的产品价格使油田的设备生产部门一下就与他签订下价值20万元的小口径管道阀门的生产合同。苏岳胜风尘仆仆赶回厂里,不离厂子一步,与工人同吃同住,他深知这是绝对关键的一步。

苏岳胜单枪匹马与大油田订下20万元的生产合同,这在当时的瓯北阀门生产厂家中是个奇迹,同行们对他刮目相看,那些“欺生”的供销员们也对苏岳胜肃然起敬。此后,他们再也不压价,反倒主动上门将订来的生产合同交给苏岳胜生产。他的厂子开始正常运作。从农民到企业家有时只有—步之遥,苏岳胜说。苏岳胜高薪聘请了一位上海退休工程师担任生产主管兼技术员,成为永嘉县首个从外地引进技术人才的私企老板,自己则继续充当供销员到外地拓宽市场。当年冬,苏岳胜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永嘉县企业能人的排行榜上。

而一件事更使苏岳胜名声鹊起。1984年5月6日,苏岳胜请人将自己花9800元购来的一辆红色“菲亚特”小轿车驶回家,这成了瓯北的一条爆炸性新闻,因为,这是温州农民拥有的首辆自备轿车,瓯北办企业的纷至沓来到他家看稀奇。

出国热潮令苏岳胜产生了去国外营造新天地的念头。

〞井土〝竟然是良药

 

苏岳胜的多位亲戚在法国巴黎定居,经常邀请他出国旅游,苏岳胜都以工作忙抽不出身为由回绝。1988年初,他的姐姐邀请他全家到巴黎定居,可以在那里办工场赚钱。苏岳胜心动了,都说外国遍地黄金,到法国嫌钱肯定比国内省力。苏岳胜跑上窜下办护照,在别人大为惊讶的目光中转让了自己的厂子,当年11月份一家四人都获得法国签证,12月14日,国际航班将苏岳胜全家送到目的地巴黎。亲属开着豪华的汽车将他们接去。一路上,异国风情着实令苏岳胜兴奋了一番。

然而,他们在亲戚家住下来后,日渐感受到诸多不适应,尤其是语言的不通使苏岳胜隐隐感到自己像笼子里的鸟,而亲戚业已西化的生活习惯更使他难以接受。初到巴黎他就产生浓浓的悔意,家乡虽然还不够富裕,但优点实在可以说出一大串来。到巴黎的第三天晚上,妻子为小儿苏杨杨洗澡,为儿子擦干身上的水渍时,她吃惊地发现:怎么白白的皮肤上出现密密麻麻的红点?而且这些小红点一个劲儿地往外冒,眨眼间就是一层疙瘩,这些疙瘩连成一片,成为一块块肿块,儿子也连声叫痒……妻子当下吓着了,惊呼岳胜快过来,岳胜发现了儿子身上的肿块后,说:这是水土不服造成的。他迅速去翻行李包,找了许久,才找出一块砖坯。还是老父亲想得周到,在他们全家起程赴巴黎前,他到罗浮的田间挖了许多稻根晒干,将根部的细泥抖落收集起来,又和好细泥,并吩咐,如果在那边出现水土不服,就摘点泥块和汤洗身子,身上的红肿便会自然消失的。温州出国的人多,用这种土办法治水土不服是数代温州人自己悟出来的,旧时称之为“井土”以示怀恋故土之意,其实它本身就是治水土不服的“药物”。苏岳胜照父亲的吩咐做了,儿子倒真的不叫痒了,但望着儿子灰不溜湫的身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此后,儿子的皮肤慢慢适应了巴黎的水土,但他的肠胃却怎么也不能完全适应过来,经常拉肚子,妨碍了他的正常发育,弄得岳胜苦不堪言。儿子多次可怜巴巴地对岳胜说:爸爸,我们为什么不回家去呢?他只能苦笑着搪塞:我们赚到钱后一定回家。

遭遇刁钻的皮件厂老板

 

在巴黎的华人华侨,大多从事餐饮、服装皮革行业,苏岳胜不懂餐饮,而且在巴黎基础不好,加之餐饮业要求高,投资大,风险也大,因此无法涉足这一行业;办上规模的服装皮革加工场,在审批制度极严的巴黎,根本就不可能。最后决定开一个小型的皮件加工场,姐姐四处为他寻找加工场地,但久久没有找到一处合适的。苏岳胜甚至有了上姐姐的当的想法。到巴黎都两个月了,昂贵的房租和高额的花销使苏岳胜坐立不安。巴黎不是他想象中的天堂。到巴黎整整80天后,姐姐为苏岳胜租下位于巴黎三区一幢公寓的只有50平方米的地下室,这里将是苏岳胜一家四口的居住处和他的皮件加工场。苏岳胜搬进这个阴湿晦暗的地下室时,心中说不出的压抑,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在这里能创出一番大事业也算不定。安顿停当后,苏岳胜便着手组建皮件加工场,好在在家里已拥有丰富的办厂经验,购置设备、捐募工人,从姐姐为他联系好的生产厂家取来样品。三天后,这个真正的地下室皮件加工场就开始生产。

他们生产的时间有严格的规定,只能在公寓住户出去上班的间隙里生产,不然的话,公寓住户便会以噪音大为由向当地环保机构投诉,就有被处缔的危险。他捐募的8名工人都是从中国偷渡出来的,于是他的加工场更是见不得“阳光”。他们闭着门上班,行为谨小慎微,两个年幼的儿子不适应地下室的生活,还经常闹病。不懂缝纫的妻子也学起做皮件来,能多赚一个法郎总是好的。日长月久,他的妻子竟然成为做皮夹的熟手。歇工后,苏岳胜一家到用布隔开的里首的那个卧室兼厨房兼料库里睡觉,工人们就睡在车间随便搭就的“床铺”上,第二天起来上班,如此周而复始。

苏岳胜上手厂家的老板是祖籍宁波的华人,他祖父那代到法国定居的,他连中国话都说不顺畅,是个“香蕉人”,苏岳胜开皮件商店的姐姐与那个老板是老主顾关系,但一点面子也不给苏岳胜。苏岳胜永远记得第一次送货给那个老板时的情景。苏岳胜骑着一辆送货车气喘吁吁地来到那家皮件厂。那个老板很挑剔地审视苏岳胜良久后开始验收他的皮件成品,他一件件地翻过去,突然,他将一个坤包随手掷到地上,用生硬的国语说:这个不行!苏岳胜弯腰捡起坤包,左看右看,没发现毛病,对老板说:这个并没有毛病啊?那个老板瞪了他一眼,又将一个坤包掷到地上,令苏岳胜好生纳闷。这次40只坤包和60只皮夹竟被那个老板拣出一大半“不行”的。也就是说,苏岳胜没日没夜一个星期的辛苦不但没有获得应有的加工费,相反倒要贴进许多法郎,他憋了一肚子气带上被拣出来的皮件来到姐姐处,向姐姐诉说苦衷,姐姐验看了这些皮件后,对岳胜说,你没看出毛病吧?毛病就出在这个很不起眼的商标上,商标的位置偏离了正品商标位置0.5厘米左右。姐姐拿过正品一比,苏岳胜发现果然如此,他当下就惊出一身冷汗:好个法兰西,对产品严谨到这步田地!苏岳胜试探着问姐姐能否将自己的产品直接放在她的商店里卖,她摇头连说使不得。

苏岳胜接受了这个教训,严把质量关。古话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在巴黎混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苏岳胜感受到无比的压力,但心中也坦然。他第二次将产品拉到那个厂家,那个老板边验看,边生硬地竖起大拇指,脸上的表情也是舒展的。

四个星期后,苏岳胜夫妇在晚上算了一下账,除去工资房租金生活费用等,纯利润一千二百四十五法郎,虽然这样的收入与阀门厂的利润相差悬殊,但他们仍然快乐了一阵子。第二天一大早,苏岳胜安排好当天的生产计划后,带上妻子和儿女专门去看埃菲尔铁塔,他要在近距离领略一下这座巴黎的标志性建筑物。全家返回地下室工场,阴暗的环境霎时又感染了苏岳胜,他自我解嘲道:缺少阳光的日子就是这种滋味,成年累月生活在地下室里,其情形与老鼠无异。他们的工场里也曾鼠患成灾,在黑暗中,一对对如豆的绿莹莹的鼠目就那么镇定地迎着你看,一动也不动,令人毛骨悚然!夜深人静间或一个醉鬼疯狂而漫无目的的敲门声更是弄得他们心惊肉跳。每每这时,苏岳胜便长叹一声,与妻子说起家乡的人和事,说起亲友之间互相照应的亲情,以打发寂静恐怖无聊的深夜时光……

苏岳胜慢慢适应了巴黎的生活和工作。一年后,他钻出地下室,在巴黎三区一个工业区租下四层上的100平方米当加工场地,扩大了生产,但仍然只能替别人加工,因为他还没有合法的商标。加工业务则成倍地增长,在巴黎华人华侨社会里也稍稍有了点小名气。第三年,他拥有了一辆德产奥迪100型轿车。巴黎这座美丽的欧州城市从方方面面接纳了苏岳胜。他常常带着妻子上酒吧,望着在酒吧进进出出的外国人,苏岳胜说:我从农民到企业家,又从中国的农民企业家到巴黎发洋财的小老板,意思是有点意思,但总觉得欠缺点什么。言语之间颇有一点失落感。

撤离法兰西

 

如果没有发生那次意外事故,苏岳胜也许会在巴黎干到退休才回国颐养天年的。1993年4月28日上午,押运材料回来的苏岳胜遇到三名中国人和两个“黑太保”(黑人流浪汉)正从他的加工场出来。平时从没有不三不四的人到过他的加工场,今天这些人光顾准没有好事。巴黎警方对华人有偏见,对华人的骚乱事件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发生在华人之间的纠纷更是不愿搭理,因而,比较富有的华人经常被自己的同胞或“黑太保”敲诈勒索。苏岳胜感到自己会出事,便给姐姐他们打电话,姐姐安慰他,遇事就报警,问题不会大的。

当晚8时许,上午遇见的那5个人鱼贯跨进苏岳胜的加工场。其中一个为首模样的对苏岳胜说:苏老板,我们是青田人,近段时间手头拮据,想向你借几个法郎花花。那两个“黑太保”忽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腰际有硬东西凸出,显然是手枪之类的武器!苏岳胜悚然一惊。确实遇到了敲诈勒索的歹徒。报警已来不及,5人步步进逼,工人惊骇地停下手中活。一个“黑太保”嘿嘿笑着,卡住一名女工的脖子,苏岳胜的妻子已呆若木鸡……孤力无援的苏岳胜很快就想到了破财消灾。他嗫嚅着对青田人说愿意“借钱”,但手头现金不多,今天刚进了皮料。他叫妻子取出八千多法郎交给青田人,青田人瞪了他们一眼,接过法郎,招呼同伙后扬长而去。苏岳胜惊魂甫定,便拨了报警电话,他用蹩脚的法语断断续续报完警,希望警方出警抓捕歹徒,哪知,那个警察却冷冷说“八千法郎算什么?又没有伤人”就挂了电话。

那晚,苏岳胜夫妇一夜都没有合眼。在巴黎五年来的种种不顺心事一件件浮上心头。女儿丹丹到了入学年龄,苏岳胜托姐姐为他寻找一所较好的小学,姐姐又托当地人找,找了足足一个月时间,为他找到一所远离市区的教会学校。他带着女儿乘城市大巴花了2个小时到了那里,女儿望着满校园的金发碧眼的孩子,怎么也不愿在那里入学,岳胜想想这里离工场又这么远,女儿又不愿与洋孩子一起上学,叹了口气只得作罢。草草选择了工场附近的—所学校。女儿的学业算是在巴黎荒废了,他的心隐隐作痛。巴黎的自来水能淡薄亲情,苏岳胜多名亲友在巴黎,他们大多事业有成,然而,业已西化的亲友们按巴黎的生活习惯生活,亲友间假日偶尔也相聚一下,但那干巴巴的所谓“礼节”令苏岳胜怎么也接受不了,他们之间业务往来契约化,遇资金周转困难,互相借货契约化,连上馆子吃饭仿佛也契约化,各自付各自的饭钱,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的亲情文化就这样被撕得支离破碎。喜好交朋友的苏岳胜在家乡有大帮朋友,有些朋友虽然是生意场上的对手,可是仍然都可以坐在同一席酒筵借酒互相戏谑的,在工作的间隙里,约一帮朋友吃酒喝茶聊天海淡,谁说不是一种享受呢?在巴黎,苏岳胜感到自己成为只懂得赚钱的机器人,在当地人不太友善乃至恶意的目光中只能拥有孤独。浑浊然而柔和的瓯江,静静的挺拔的罗浮双塔……这一切都只能在梦境中出现。温州,巴黎,在苏岳胜的脑海里映过来叠过去,女儿丹丹不象形的汉字幻化成刺目的瓦砾直往他的眼中钻,他简直要呐喊!朴素的爱国情绪使苏岳胜一下子亢奋起来,他高声对妻子说出一个决定:自己永远不能成为法国人,在巴黎即使赚到了大把的法郎,仍然不能避免被人欺负,今天被敲诈八千,难道有一天就不会被勒索八万?离开法兰西返回祖国家乡。

在巴黎生活了五年多后,苏岳胜携带家小返回瓯北。后来,他创办了红盒子皮鞋厂等,日子过得倒也安逸。巴黎生活只成为令他不愉快的记忆。

 

文/ 徐贤林

 

分享到:


报名方式:
1、邮寄作者信息及作品资料至温州市公园路105号温州日报报业集团1204室。邮编:325000
2、登录温州日报瓯网报名帖,跟帖并上传作者及作品电子文档资料。
3、通过新浪微博 @温州日报@温州市总商会,联系我们收取作者及作品资料。
4、将作者及作品资料发送E-mail至ow@wzrb.net
 
报名分组:
青少年组 - 温州大中小学生、各地温州商会温州子弟、海外温州商会温州子弟
成人组 - 世界各地温州人、关注温州的海内外各界人
 
报名时间:即日起至2013年1月30日
 
活动热线:0577-88869996
 
2013年2月2日18:45。 一架空客321飞机将从永强机场起飞,50余名四川籍在温州通用锁具有限公司务工的…
提起猪皮,温州人很自然地会想到皮革、皮鞋、皮箱的产销,也会联想到周万顺之流办皮鞋厂的大起大落、…
温州人,是一个勤劳智慧能吃苦的族群,他们用他们的智慧和拼搏创造一个个温商奇迹。温州人的足迹遍布…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 日报邮箱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1002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