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网通行证: 密码: QQ登录  
温州日报瓯网
新闻 微博 论坛 博客 数字报 问政平台 视频 汽车 房产 教育 健康 专题 积分礼品 鹿鸣问政 农博网
 
 
《温州中医药文化志》近日出版
2016/07/29 10:3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金俊羽 浏览:7668
千年瓯越医脉影响深远

如今,宫温虹(左一)还时常会去中医药文化博物馆,给国内外来的客人当讲解。


瓯网讯(记者 潘虹 宫温虹)

由宫温虹编著的《温州中医药文化志》近日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我市首部中医药文化志,也是省内继宁波之后的第二部地方中医药文化志。

温州中医药文化源远流长,早在三国东晋时期已有记载。据唐朝徐坚《初学记》和南唐吴均《续齐谐记》所述:三国时期的朱孺子和唐代段成式对温州所产的菊花、枸杞、牡丹、芍药等药用植物的功效均有记载。东晋时,著名道学家、医药学家葛洪来到温州平阳仙坛山炼丹著书,当地迄今有丹灶、石床、小石楼等遗物尚存。永嘉大若岩陶公洞和瑞安陶山,则遗有南朝齐梁间道学家、医药学家陶弘景的遗迹。当年陶氏曾隐居瑞安福泉山,为民治病,分文不取,被百姓尊称为“陶公”,福泉山也被称为“陶山”。而南宋时期的永嘉医派,更是盛极一时,其学说绵延千年,影响至今。

2010年12月,位于市区温州市中医院景山院区内的温州中医药文化博物馆开馆,馆内一件件珍贵的实物,向人们生动呈现瓯越医药史的灿烂光华。时隔6年,《温州中医药文化志》(以下简称《文化志》)的出版,以文字的形式再次梳理悠长的瓯越医脉,系统阐述了温州中医药文化的深厚底蕴和独特魅力。

历代名家辈出妙手仁心,留下大量传说轶闻等,温州中医药文化遗存十分丰厚

翻看《文化志》的“温州历代医药大事记”,不时可见“永嘉大疫”“瑞安大疫”“瘟疫盛行,死亡甚众”等句。可以想见,千百年来,正是在同无数疾病灾害的不懈斗争中,传统医学得到了不断地发展、进步。

中医起源于道教的医学实践,其理论核心是《易经》的“阴阳学说”。而被尊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的《易经》,正是中华文化的根基和源头。因此,历代医学大家,无不是学养深厚、博学强识的名士、大儒。这在《文化志》所收录的自三国时期至当代共400余位温州医林人物的简介中,亦可见一斑:永嘉医派创始人陈言,“字无择。博学多艺,长于方脉”;元代著名法医学家王与,“少有成人志,问学穷日夜,尤注意法律”;明代名医徐孟彬,“世以儒业相承。少聪敏,勤于问学,汲古之余,且通医术”;清代赵贻瑄,“聋灵绝,诗工绝,医妙绝”;清末马元熙,“擅书画金石,精通医术,尤善古琴”……

大医精诚,这些“身怀绝技”的杏林高手,一代代追寻着将祖国医术发扬光大的道路,也传承着济世救人、不计报酬的传统:宋代陈德璠,“精于医道,为乡人治病不论贫富”;元代曾应孙,“常施药以活人。善处乡里,虽孩童犹知敬慕”;明代翁君,“生平治奇疾不胜数,或以金帛谢,不受。于人不择贵贱,但以请治先后为次”;清代池志澂,“晚年在家行医买文,常为贫病者免费诊治”……民国间,温州工商界开明绅士合力创办了一所医疗慈善机构——普安施医施药局(现温州市中医院前身),提出“不为富人设,只为贫人计”,博施济众,广行善举,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这一高尚义举,与历代医家的慈善传统可谓一脉相承。

我国自古有“不为良相,则为良医”之说,妙手仁心的医家历来备受民间的敬仰与推崇,由此催生了大量与医药有关的文字记载、碑刻和传说、轶闻等。其中最有意思的是人物传说,亦真亦幻,反映了百姓由于过分的喜爱而将医家神化的心理。像温州民间记载中最早的医生朱婵媛,她是北宋平阳北港闹村进士朱允罕之女,传说她14岁辟谷于南雁石室,常用草药为乡民治病,药到病除,被称为“朱仙姑”。如今,仙姑洞已是南雁的著名景点,而南雁的新月岩下,还有一条当年仙姑采药留下的“采药径”。

这些有形和无形的医药文化遗存,奠定了温州医药文化的厚重基石。

除了南宋的永嘉医派、近代的诸多第一,明代京城的温籍医家群体还鲜为人知

千年以来,温州的中医药文化亮点频现:

以陈无择《三因方》和王硕《易简方》为代表的永嘉医派,是温州医学史上的第一个高峰。南宋淳熙至淳祐年间(1174-1244),众多医学名家聚居永嘉一带,悬壶济世,著书立说,收徒授业,开展学术研究和论争,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医学典籍:《三因方》《易简方》之外,还有施发的《察病指南》,瑞安王执中的《针灸资生经》等,都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当时,永嘉学派与北方的河间、易水学派鼎足而三,开创了江南及温州医学的辉煌时期。

及至进入清末、民国时期,温州人在医学领域也是颇多建树:清光绪十一年(1885),陈虬等人在瑞安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具有欧美教学模式的中医学校“利济学堂”;光绪二十八年(1902),后来任温州军政分府首任都督的徐定超出任京师大学堂医学馆总教习,经历了京师大学堂医学馆始创与发展的全过程;宣统元年(1909),平阳徐润之在温州朔门创办“松龄医学堂”,晚年他又在金乡老家创办“松龄医校”,该医校或为我国最早的中西医结合学校。民国初期,浙江各地先后建立了10余所中医学校,温州就占了半数以上,形成了近代温州乃至浙江中医教育事业的高潮。

然而,由于温州明朝时有关医学的史料大多散佚,见诸历史文献可供查找的资料也寥寥无几,所以自宋朝以后至清末之前,几百年间的温州医学文化史迹,一度一片空白。怀着对这片空白区的疑惑和不解,宫温虹进行了多方搜集查证,结果惊喜地发现:明朝,竟有众多温州医家活跃于京城,或在太医院任职,或客居京城为医,成为一种独特的医学文化现象。如永嘉徐永祥,明永乐初年被征召至京,从事太医院,并在京城设立了药店保宁堂。他的族人徐孟彬,也在京师行医,时人称他“常居善药,人有疾,无贵富贱贫一以药济之”。平阳杜孟初,通儒书,精医术,曾经被召入太医院要授予官职,以生病为由婉谢。永嘉郑德,是太医院判。永嘉侯弼,任职于太医院,曾编校《丹溪治痘要法》一卷。永嘉谷东泉,嘉靖三十一年(1552)欧阳德任礼部尚书时,东泉曾为他治病。永嘉刘东崖,世居明伦里(今温州市区府学巷),是隆庆初(1567)太医院医士。永嘉袁迁,世居黄屿(今瓯海区三垟街道),号芳洲主人。后进京,嘉靖年间,因治好内阁首辅张居正夫人之病,被推荐经过考试进入太医院,多年任太医院判,在当时名动一时。

《文化志》中有关明朝京城温籍医家群体的新发现,为原本荒芜的明代温州医药史增添了一道亮色。

从牵头创办温州中医药文化博物馆到编写《文化志》,宫温虹发现自己走进了一座宝藏

宫温虹为省中医药学会中医药文化研究分会委员,现在温州市中医院从事党政工作。

宫温虹的父亲宫焕增,山东莱阳人,是部队的一名军医及医院负责人,曾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中医系学习,解放初期随部队南下来到温州,后转业担任过温州市中医院院长、书记。也许正是父亲的缘故,宫温虹对中医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抑或因了这种亲近,让26岁开始进入中医院工作的宫温虹有意无意间成了中医药资料的收藏、保护者。

这些几十年间陆陆续续收藏起来的器物,很多都摆在了2010年宫温虹参与主持建成的温州中医药文化博物馆里。如今,宫温虹还时常会去中医药文化博物馆,给国内外来的客人当讲解。这里的每件器物,他都是如此熟悉。像那块挂在展馆一角,曾经断成两截的牌匾,右侧有两个缺口,白底红字写着“私立南阳医学图书社”,是上世纪90年代,医院要开展后勤服务社会化,对医院洗衣房进行拆除时,宫温虹看到了被扔出来的一排盖水池的木板盖子,木板上那虽已斑驳,但依然端整秀丽的红字让他直觉“有故事”,立马拿到了自己办公室。这块木板,此后一直立在他办公室的柜子旁。直到后来他在2007年主编中医院院史时,才发现这是名中医白文俊、白仲英兄弟解放初期创办私立温州中医改进学社时,为方便师生们借阅医学图书而设立的图书社牌匾,可谓珍贵。

而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刚进中医院、在财务科工作的宫温虹,在一次跟科长上阁楼一同清理财务凭证时,发现了一本古旧的存折,上面有“普安药局”“惠大钱庄”等字样,他知道这个“普安”旧物,就把它留了下来。他说,这本存折,现在还妥帖地收藏着,他打算日后建院史馆的时候把它展示出来。

随着一件件记载着温州中医药历史的物件逐一聚拢在宫温虹的身边,他对温州中医药文化的兴趣逐渐被点燃。特别是在他准备编写2008年中医院85周年院志之时,发生了一件让他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是2006年,医院的档案室里,突然出现了一包用旧报纸包着的东西。办公室主任把这包东西拿给他问有没有用,他打开一看,大喜过望:里面都是宝贝啊!这里,有1912年的《温州医学公会征入会叙》、1922年的《温处医药联合会宣言》、1927年的《温州中医协会宣言》、1934年的《普安十周征信录》等等。要知道,这包东西,是在医院搬了好几次家,从扬名坊到百里东路,再到大士门,很多东西在搬家中被丢弃之后,突然冒出来的。它们的突然现身,让宫温虹感叹:这,难道就是天意吗?!

2012年5月,由市财政专项拨款,温州市卫生局和中医院组织编纂《温州中医药文化志》,宫温虹成为主编的不二人选。接下任务后,他成了温州市图书馆古籍和地方文献部的常客,加上之前的积淀和一直不断搜集起来的资料,他在两年多时间里就拿出了初稿。全书分为温州历代医药大事记、历代医林人物及医家传略、历代医籍录暨序跋、历代医药文化碑记等9大块内容,还收入了温州中医药文化相关人物及传说、中医药文化轶闻旧事、温州非遗中的传统医药等,比较全面地反映了温州中医药文化的悠长历史和深厚内涵。

编写此书,宫温虹一个最深的感受是:“我们温州的中医药文化丰厚灿烂,历史悠久,医林人物,仰之弥高。”而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进了这座殿堂,流连忘返。“身外浮华心逾静,搜罗靡遗写杏林。三年纂得先贤志,但使医者留芳名。”这是他在《文化志》出版时所题写的一首诗,表达了他对历代先贤及医家的景仰之情。

临近退休之年,宫温虹的计划却排得满满的:他还准备要编著《宋元明清时期温州中医药文化史略》和《近代温州中医药文化史略》。2023年温州市中医院百年院庆时,他打算编著一本《普安遗韵》,作为献礼。此外,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牵头建设的南塘中医药文化特色街区正在筹建,届时计划将温州市中医院景山院区内的中医药文化博物馆搬迁此地,宫温虹为此已经开始了对新馆的设想和筹划。他还有个考虑已久的想法:把温州中医药文化相关的景点整合一起,为温州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打造一条中医药文化之旅……

他与温州中医药文化的缘分,还没完,不会完……


在温州市中医药文化博物馆里,由温州知名书法家马亦钊先生捐赠的一枚青瓷眼药瓶和其祖上马祝眉先生手抄的“中和至妙散”眼药方复制件,静静地摆放在玻璃展柜中,仿佛在叙述着温州百里坊马家三百余年的历史。

在温州,纂修家谱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而马家三百余年来既无家谱,也无宗祠,更与其他马家没有渊源关系。马亦钊先生曾有联云“岐黄济世十四代,翰墨传家三百年”,马家翰墨传家的故事,早已市井流芳,笔者在此专门表述一段马氏医药世家的故事。

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李自成农民军攻入北京,崇祯帝自缢于万岁山,明亡。

据马氏家族流传的故事:崇祯帝自缢后,宫内的皇子皇孙纷纷逃难保命。为了将来明王朝能够复辟,临行时宫中每房皇亲分到一枚玉质的象棋棋子,作为来年亲人重聚的凭证,一位皇室后裔分得一枚棋子“马”字,他就是温州百里坊马氏始祖“马银潢”。

马银潢的生卒遐渺已无可考。当他孤身一人辗转漂泊来到温州时,自称名为“马银潢”(古时称皇族后裔为“天潢”,“银潢”意即为隐去皇族后裔之姓名),身上只带着一块挖去字迹的祖庙木主,一个香炉和一只瓷质的葫芦,葫芦中则装满了据传为宫中秘制的眼药。马银潢隐姓埋名在温州定居,设摊为人治眼疾、卖眼药为生,由于其眼药疗效神奇,因而生意逐渐兴隆。据传马银潢北方口音,不会说温州土话,因而绝口不提自身的家世,直至临终时,才把自己的身世悄悄地告诉儿孙。此后,经马家两代人的苦心经营,有了积蓄,遂于清康熙年间在郡城百里坊(现市区百里东路)置地八九亩,建成一座大宅院。从此马家在此繁衍生息,医药及诗书传家,“马银潢眼药店”也闻名遐迩,远播南洋各地。康熙年间,马氏第四代医药家为马星。雍正年间,第五代医药家马琨玉为马星之子。乾隆年间,第六代医药家为马永祚和马永禧兄弟。其间,著名医药学家赵学敏曾客居温州,并在其所著的《本草纲目拾遗》“野荸荠”条目中称:“昔客东瓯,闻马氏点眼药粉为天下第一,见其修制,乃用此磨粉合海鳅目、珠粉加入药中,著效异常。”

传到第九代是马元熙(1834-1909),字兰生,又作兰笙,号琴叟。擅书画金石,精通医术,尤善古琴,人称“马氏白眉”。自题书室联云:“且作逍遥,恰好弹流水高山,阳春白雪;不求闻达,时还读灵枢素问,金匮玉函。”在此期间,是马家的辉煌时期。

第十代医药家马寿镇(1866-1944),字伯眉,兰生长子,是马家制作“中和至妙散”眼药的最后一位传人。其四弟马寿炯(1886-1957),字仁山,心慈性静,从医数十年,专攻中医内妇科,尤擅妇科不孕症。温州名医陆幹夫曾从其学。当年温州有不少不孕妇女,经其投药而得子,因而寿炯公认下了不少“干儿”。据马家亲戚回忆,兰生公医术已属上乘,但寿炯公则是青出于蓝。抗战期间,寿炯公曾冒着生命危险,翻山越岭到偏僻的山区为患者看病,回温后再抓药托人带去。

第十一代医药家马立中(1900-1971),名夔。曾在日本学习西医,回国后在瓯海医院(现温州医科大学附属一医前身)任内科医师,后参加北伐,在淞沪卫戍病院任军医。1928年返乡开设诊所。1956年后在东风医院(现温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前身)工作。因曾随父习医,具有较好的中医理论及脉理基础,故而运用辨证施治,疗效显著,在医界及病家间有较高声誉。马立中四子马士煜(1951-2006),亦曾在东风医院工作,先后师从温州名中医林超凡、黄素平习医,中医理论功底扎实。

第十二代医药家马大正生于1949年,诗人马骅先生三子。温州市中医院大妇科主任医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马大正先生读高一时曾因故辍学,1969年,赴黑龙江插队落户,他混在一位针灸医师旁偷看三天,买了一些银针,一本人体穴位图,用自己身体刺针练习,晚上休息时免费为农民治病。由于疗效好,就诊者络绎不绝,生产队便让其半农半医,农民则亲昵地称其为“小马大夫”、“马一针”。1977年恢复高考,马大正通宵熬夜复习,考上浙江中医学院,并以优异成绩毕业。他在临床上善于运用经方治疗妇科疾病,擅长医治男女不孕不育症、功能性子宫出血等疾病,创制出不少具有高效的临床方剂,名声遍及海内外。所著《中医妇产科辞典》是我国中医妇科第一部专科辞典。马大正先生曾有诗自述云:“八年铸剑试锋芒,不为屠龙称谬诞。但伴孤檠相照映,青衫黄卷夜阑珊。”

纵观马氏三百余年的医学传承,虽至第十代寿镇公为马家制作“中和至妙散”眼药的最后一位传人,但马氏家族后人以自强不息的“医读文化”作为家训,认真读书,踏实求学,学有所成,人才辈出。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拍砖
撒花
感动
笑喷
鄙视
愤怒
无视
分享到: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最新新闻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1002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