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网通行证: 密码: QQ登录  
温州日报瓯网
新闻 微博 论坛 博客 数字报 问政平台 视频 汽车 房产 教育 健康 专题 积分礼品 鹿鸣问政 农博网
 
 
梳却烦忧无数
2016/04/06 09:11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金俊羽 浏览:2694


落樱 文/摄

参加一个新春雅集的小拍卖活动,一款黑漆木梳,特色在于梳背两侧的双面螺钿工艺。听边上人说是檀木梳,闻齿间未上漆部分的气味,觉得应该是桃木香,虽然竞价略高,还是拍了下来。家里正好也有同个牌子的螺钿工艺的大红梳妆盒,黑梳配红盒,相得益彰。

后来发现边角上一条梳齿上漆不匀有瑕疵,好在“顺发”倒没什么问题,只是对于上了漆的梳齿,觉得终究没有原木环保有益。所以这把梳子,也只用于对非遗的螺钿工艺的致敬了。

我的梳子蛮多,虽然并没有玉梳金梳之类的华贵款,但它们或朴质或雅慧,也是实用与工艺兼而有之的。只是我天生卷发,十分考验梳齿的韧劲,头发也如同“兔子尾巴长不了”,没能有三千飘逸青丝来配衬一把好梳,也是小小遗憾。

梳子虽是小物件,却是“头等要紧”的事,虽说有段时间流行“起床式”的发型,以示慵懒和性感,但头面齐整,发顺干净,一直是“体面人”的必备。所以梳子就能区分一个人的自爱程度、清洁程度以及文明程度。有些人家里宅第是满墙马赛克,进门窗台角落丢一把塑料廉价的缺齿藏垢的梳子。只一把梳子就出卖了他们的生活状态,到底是粗糙还是细腻的。

当然,过犹不及,发梳太勤,发丝太溜,都是“装”太过了,《阿飞正传》最后一段梁版阿飞的梳头已成经典,估计爱看电影的都不会忘记,那一种假光鲜的派头。

我们都知道,梳梳头顺顺发,按按头皮缓缓压力舒舒经络,不单是对市容而且是对健康有益的事。除此以外,梳子,其实还有许多风俗文化上的沉淀。

记得我很小时候,小姨出嫁前,蓬着头坐在椅子上,我外婆拿一把大梳子,一边给她梳头发,一边说话,什么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什么的。到我们这一辈后,盘发理发这种事基本就交给专业人员了。这种嫁前梳发的风俗也淡去了,而母女话别这种感人的桥段也不见了。毕竟现在不再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娘家门想回就回。

古礼延习至今,关于梳子有所遗留的还是“定情礼物”这个说法。古时有女子送青丝以示情意,自然也有男子送一把梳子给女人梳她漂亮的长发。这对于恋爱中的人是最敏感的,逢七夕或者某个自己定的节日,想着送什么礼物给另一半好呢。送梳子,可已经是非君不嫁非女不娶的程度了,所以,轻易可不能送梳子哦。

我第一把自己买的漂亮梳子是谭氏的牛角梳,米黄色的小小的一把,比掌都小,价格比同档高好多,却是越梳越润泽,随身携带了好久,后来不知怎么弄丢了。机缘巧合与朋友闲逛,又逛到当初买梳子的那个转角的专卖店,补了一把近似的,掏钱时朋友比我手快,执意要送我。彼时我们全然不懂什么“定情礼物”的风俗,只是一个男人的慷慨罢了。只是我们都没料到的是,他送我一把梳子,我后来真的成了他的妻。

那段时间,对搜罗牛角梳比较热衷,比如去西湖边上逛夜市,看到牛角梳的摊子就走不开,尽管最后买下来的还是跟先前很类似的一把。我比较死心眼,觉得牛角梳对付我这种花菜头最适合,虽然牛角梳真假莫辨。就前年,在网上入了一把牛角梳,给女儿梳头,梳着梳着,头发全飘起来了,“牛角梳”居然会有静电?怪不得这么便宜。网淘牛角梳“交了学费”之后,慢慢地也会区别水牛角黄牛角羊角或者合成梳了,不过对于自己的鉴定水准还没有很自信,所以还不敢网购价高的白水牛角和牦牛角梳子。

一日网上溜达,看到一句“专注做点东西,至少对得起光阴和岁月”,忽被打动,看这家网店手工作品,也确实透着股沉稳。毅然在他家买了两把梳子。收到时,颇为惊喜,都是拉美绿檀木的,原木树段切片而成,无胶水无封漆,十分环保,全手工打磨雕花,据说有三十多道工序。一把是半月形的梳,梳背莲花浮雕,线条自然。另一把鱼形稚趣,一端鱼眼处是个小孔,梳背可以刻字,我要求工匠刻上“落樱”两字,本来浪漫地想过有人能刻名送梳于我,没人想到这一招,只好自己送自己一把梳了。

其实我对自己也不算薄待,有美丽小物,也会及时下手。朋友店中的银梳一出来,一打眼就喜欢上了,立马定了一把下来,梅朵虬劲的梳柄便于手握,可惜是单面堑刻,而且银质地软,梳齿部分,梳理时会略有变形,当工艺梳更适合。比较起来,最适合梳的梳子应该是木梳和牛角梳了。当然,竹子做的也不错,有次入住湿地附近一家酒店,店里的一次性梳子居然是半月竹梳,还拖一条墨绿的穗子,相当古典文艺,可见这家酒店在细节上的功夫了。只是竹子没有木头那种钝润的角,所以齿梳部分容易刮毛出刺。

梳子,是十分女人的。古代女子的发饰有钿、笄、篦、簪、步摇等,其中的篦就是梳子,主要功用在于插在头上当装饰用的。我也买过几把装饰梳,都是半月形的,抓住一边的蓬发,类似发箍。但即便按下装饰梳不表,实用梳子也是十分女人的。只有女人的纤纤素手和飘飘长发与梳子的镜头才是最合谐最相称的。

不知谁说“每一把梳子,等一个良人。”

记得我年少时,学校边上一位阿姨,留着一头长到膝盖的漂亮黑发,她经常打了两条麻花辫,然后把发尾绑在一起,很奇特的一款发型。她头发披散开来走动时,波光悦泽,十分诱人。听说阿姨年轻时非常漂亮,还跟人私奔过。人到中年,其实,也就我现在的岁数,可是在当时,却觉得她年纪很大了,徐娘半老了,就是不舍得剪了那一把青丝。偶尔早上,我能见到她,坐在临街的窗前,拿一把木黄色的梳子,慢慢地梳着她的长发……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拍砖
撒花
感动
笑喷
鄙视
愤怒
无视
分享到: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最新新闻
 
网站地图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100296号